清华教授彭凯平:人工智能时代,人类有哪些不可替代的优越性?

1

如何知道机器有智能?

顾名思义,“人工智能”指的是人创造出来的机器,具有了人的智能,所以叫“人工智能”。怎么知道这个机器具有人的智能呢?

英国科学家阿伦·图灵(Alan M.Turing,1912-1954)想出来一个方法,即著名的用以辨别机器与智能的标准,被后人称之为“图灵测试”。阿伦·图灵也因此成为了“人工智能之父”。

图灵测试是指测试者与被测试者(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通过一些装置(如键盘)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进行多次测试后,如果有超过30%的测试者不能确定出被测试者是人还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

这个测试提出了一个判断机器是否具备人工智能的标准。图灵在1950年做的预测是,大约到2000年,人类可能会发明一个机器,这个机器有超过30%的可能性,在5分钟之内让30%的人辨别不出来和自己交流的到底是机器还是人。

这个标准在2015年被突破了。2015年11月,《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报告了苹果公司生产的口语交流机器,可以在三五分钟之内骗过将近30%的美国人。这里强调一下,是美国人当时搞不清楚和自己沟通的到底是机器还是人。在中国的测试发现,中国人不一定会被欺骗,其中一个原因是中文比较复杂。所以机器再聪明也达不到我们的智慧,因为中文是人类最伟大、最复杂、最奇妙的语言。

但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大多数人还是觉得这样能够与人进行沟通的机器,既使能够在五分钟内骗过30%的人,也不能算人工智能呢?这是我们今天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

2

人的智能优势在哪里?

那人的智能到底是什么?发展人工智能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机器变得越来越聪明,我们人是不是会变得越来越愚蠢?还是人工智能有助于让人变得越来越聪明,机器是用来辅助我们聪明人需要做的工作?这是现代心理学家很关注的一个问题。

到现在为止,我们认为人类真正熟悉并能够了解的智能,其实还是人类的智能。所谓神的智能,目前是没有任何证据的;信教的人认为神有智能,心领神会是伟大的智慧,遗憾的是这个观点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个传说。

也有人认为,外星人有所谓的超越人类的智能,然而到目前为止也缺乏实际证据,仅在科幻作品中有所显现;科学实践中还没有发现任何外星人的智能象征,最多有一些最初原始生命的可能性。

人类最熟悉的智能是我们自己的智能,我们科学家特别是认知科学家和心理学家,关注人工智能的问题,就是认为需要从我们人类智能的角度去分析、去思考、去衡量,到底什么样的机器具备怎样的能力,才真正称得上具有“人工智能”。

同样,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假设这样的机器具备了人的智能,我们人类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优越性?如何去超越机器的人工智能?

如今,我们已经发现在很多领域,机器做得比我们人还要好,比我们人还要强——机器处理事情的效率、加工能力、计算能力、处理能力,都比我们人类做的要卓越和优秀;关键还在于机器可以连续不断地工作。

所以,富士康决定用十万台机器取代流水线上的一百万中国工人,而且这些机器的加工能力比我们中国的八级钳工做得还要好。也许计算机专家、企业家、商人不会关注这个问题,但我们社会科学家、学校校长和老师、各领域的教育工作者肯定需要关注和思考:在目前的状况下,如何能够保证没有多少文化的年轻孩子,继续有养家糊口的工作?如何让我们孩子在一个人工智能机器的工作能力比我们人要强的时代,还能确保有事可做,断然不能让我们孩子一进入社会就面临失业的危险。

不只是我们的简单劳动可能受到人工智能挑战;同样,机器的计算能力、信息处理能力、博弈能力,也都比人类做得还要好。中国最厉害的围棋大师,在“阿尔法狗”这样的人工智能机器面前都败得一败涂地。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思索、重新反省人类一直引以为傲的一些能力。我们需要从科学角度分析:如何在人工智能时代创造出属于我们人类的不败优势。

哈佛大学著名的心理学教授斯蒂芬•平克(Stephen Pinker)提出了人类在21世纪应该具备四种特别重要的、机器无法做到的能力。

3

人类具有而机器无法实现的能力

1

同理心

人类具有的第一种机器无法实现的能力是同理心,即人类能够理解别人的感情、感觉、意图、心愿的能力。正因为有了同理心,几千年前的人类就可以相逢一笑,可以心领神会,可以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意愿。人类也由此具备了战胜比我们强大的生物的可能性,人类通过团结合作战胜了很多野生动物的基础就是人类同理心。

美国“阿尔法狗”的设计者曾想让我跟“阿尔法狗”交谈,看看能不能设计出更高水准的图灵测试。当我说可以时,他非常开心地过来跟我们聊细节。我说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用眼睛盯着“阿尔法狗”看,看它有没有反应即可验证。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就让他试一试盯着我看。这个总工程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两分钟不到他就败下阵来,他受不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我对他说,你对此会有所反应,就是同理心的表现。

我们再一起来看“阿尔法狗”,即使盯着它看15分钟,它也不会有一点动静,为什么?因为它只是机器,根本就没有人性——可以用它作为新的图灵测试。这样的测试不是建立在计算机的逻辑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我们心理学的人的理论基础之上。“同理心”就是我们人类的人性,也是到现在为止计算机还做不到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2

道德意识

人类在有了同理心的同时,也就有了第二个天性——道德意识。由于各种原因,很多人把道德理解为一种抽象的概念,一种政治的选择,一种宗教的说法,其实道德是人类几千万年的进化历史选择出来的天性。

目前人工智能最大的风险是没有道德意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人工智能时代强调社会科学家的作用。因为,伦理问题是机器智能化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问题,人工智能能不能纵深发展,人工智能的机器能不能留存下来,不只在于它能够做多少事情,还取决于它是不是做道德的事情。

我们人类有天然的道德意识在约束我们的行为,但机器本身是没有的。所以,如果只是研究人工智能,仅仅要求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家参与做这样的事情,是有一定风险的,也是不应该的。我们国家的人工智能战略必须要有教育学领域、社会科学领域、心理学领域的专家学者的参与,不然不能保证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

3

智慧

同样的道理,我们人类第三个特别伟大的天性,就是智慧。我们人类有理智,有憧憬未来的能力,有时甚至可以选择牺牲自我来保全大局等,这些是目前的机器根本达不到的。

其实,这在“大学之道”中早已告诉我们了:“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如何实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大学之道宣扬的就是人性的光辉和人性的力量,戒可以生定,定可以生慧,但是一定要用现代科学研究中国的智慧,而不能只是请一些文化人,听他们凭着自己的感觉、感受说故事,戏说传统。

4

自控力

平克教授提出的人类第四个天性是伟大的自控力。这个自控力是我们在诱惑、困难、挫折面前,仍然能够坚守自己的初心。然而,计算机虽然有耐受性,但是没有自控力,因为自控力是一种自发的能力,耐受性更多的是一种被动状态。因此,自控力是人类比机器要卓越、优秀、伟大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不久前,著名心理学家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不幸去世了。老先生的研究工作揭示了延迟满足能力的重要性,这是一种人类小孩在五岁左右就能够催生出来的伟大能力,但其本质就是我们所说的自控力。

研究显示,有自控力的孩子未来一定比别人更有成就。他们在20年之后高考成绩好、社会地位高、社会关系比别人强。更让我们意外的是,40年之后再去回访那些人,发现那些自控能力特别突出的孩子的大脑前额叶也比别人发达很多。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呢?这是因为那些让我们愤怒、焦虑、恐惧、难受的情绪,不只是简单的情绪宣泄而已,更重要的是也产生了各种化学激素,从而影响我们大脑,让我们的思路变得狭獈,理智受到伤害。当我们戒定自己的欲望、冲动和本能的时候,我们就减少被有害神经介质影响的可能性。

所以,那些充满积极心态的人,能够建立自己内心追求的人,多年之后大脑越来越发达。通过核磁共振技术,扫描大脑里的白质和灰质密度及容量,发现人真的会“戒生定,定生慧”——这意味着我们中国人的伟大智慧,目前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得以验证了。

4

应该培养孩子的哪些天性?

除了上面提到的之外,还有哪些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需要人类在21世纪加以关注、了解和培养呢?

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里格曼(Martin E.P. Seligman)教授发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人类的科学界、学术界、教育界把人定义为智人——将人的本质定义为能够做事情,能够生产和使用工具。现在我们知道,不只是我们人,还有很多其他动物也能够生产和使用工具,所以这种能力并不是人类独特的人性。

那么,到底人类还有哪些天性是动物没有的?

很特殊的一个方面是人类可以想象和做梦。做梦需要人类的神经系统的协调配合,而神经系统的这种活动状态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进行中,有时候是在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加工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梦我们不知道。这样的神经活动系统叫做默认网络神经系统,该系统平均每天都消耗我们大脑将近20%以上的热量和养分,这说明我们人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在做梦的生物。

正因为人类是一个总是在做梦以及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生物,所以人类是一个由未来驱动,而不是受过去决定的生物。这就意味着阶级出身论是一个错误的结论,因为人不是由过去的经济基础决定,而是由未来的理想所决定。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国家很多优秀的领袖虽然出身于富裕家庭,但他们却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来为全世界穷人服务——因为他们被未来召唤。人类有主观意志和自由意志,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但人类所有的选择、判断、分析,都是取决于对未来回报的理解、选择、判断基础之上。

中美两国的研究都发现:凡是那些憧憬未来的人、经常向往美好前途的人,他的身体状况更好,学习成绩更好,更长久地坚持锻炼,不良习惯更少。而很多有心理问题的人,是因为解决不了过去问题,才缠在其中无法摆脱。

同样的道理,年老的人、有病的人喜欢谈论过去,贫困的人喜欢谈现在;而健康的人、年轻的人、富有的人永远是憧憬未来的。当前,人类的这种做梦或者憧憬未来的能力,是人工智能机器暂时做不到的。所以,人类可以想象出更美好的未来,可以创造出非常了不起的工具,而即便是智能化机器也只能学习、掌握、运用知识和工具。

那我们人类在21世纪还可以教给孩子们什么样的能力?

我认为一定要“道法自然”,顺应人类独一无二的天性来培养。著名学者丹尼尔·平克(Daniel H.Pink)曾经提出六个特别重要的能力——其中有的先前已经知道的,比如同理心。

还有几个能力是人比机器做得好的:

美感:我们能看出事物的美好,知道它为什么美。到现在为止机器还在向人类学习,如何判断美不美;

幸福感:是人类自己能够感受到的愉悦心情;

意义感:是一个人的灵性,悟性、感性和德性,而不必然是一种抽象概念、神圣的目标;

形象思维:把抽象的概念变成生活现实的能力;

共鸣和召唤:能够召唤别人,能够影响别人,能够领导别人。

这些方面就是我们应该教给孩子们的伟大能力。

我一直认为,中国不缺能干活的人,不缺能吃苦的人,不缺能玩心机的人,但是我们更需要的是有理想、有同理心、有美感、有创造精神的人。我把它简称为ACE,A是英文单词审美(Aesthetic)的第一个字,C是英文单词创造力(Creativity)的第一个字母,E是英文单词同理心(Empathy)的第一个字母。英文单词ACE的原意是“王者”,我主张我们应该追求“王者之力”,这样的人一定是民族最优秀的人才,也是21世纪我们应该培养的人才,更是人工智能时代可能会战胜机器的最了不起的人才——所以我们应以此来培养面向未来的孩子。

本文来自公众号“彭凯平”,转载已获授权,内容有删减。

推荐课程

全球优课 尽在学堂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6A0MJ8K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