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研究是啥子意思?能帮我们领略世界吗?这篇文章帮你搞搞清楚

这两天火遍朋友圈的小青蛙,你玩了吗?

在游戏中,你将拥有一只宠物青蛙。你只要给它收拾好行囊,它就会自动出门远行。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青蛙会带回来一些土特产,它也会在旅行途中给你邮寄一些明信片。那么,这两年大火的真实世界研究,难道是像这只小青蛙一样满世界旅行,来研究世界的吗?

那么,究竟什么是真实世界研究?这个概念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得到重视,许多企业也认识到真实世界研究的重要性,纷纷开展大规模的真实世界研究,一些研究计划入选的患者达到几万甚至几十万例。

真实世界研究到底是啥?

真实世界研究起源于实用性临床试验,最早应用于药物流行病学范围。指在较大的样本量(覆盖具有代表性的更大受试人群)基础上,根据患者的实际病情和意愿非随机选择治疗措施,开展长期评价,并注重有意义的结局治疗。以进一步评价干预措施的外部有效性和安全性。

其数据来自真实的医疗环境,反映实际诊疗过程和真实条件下的患者健康状况。数据来源非常广泛,可以是患者在门诊、住院、检查、手术、药房、可穿戴设备、社交媒体等多种渠道产生的海量数据。

这么多数据有爪爪用?当饭吃咩?

数据类型可以是研究数据,如基于特定研究目的患者调查、患者注册登记研究(registry study)、电子病历、以及基于真实医疗条件开展的干预性研究(如实效性随机对照试验)的数据;也可是非研究数据,如多种机构 (如医院、医保部门、民政部门、公共卫生部门)日常监测、记录、储存的各类与健康相关的数据,如医院电子病历、医保理赔数据库、公共卫生调查与公共健康监测(如药品不良事件监测)、出生/死亡登记项目等。

在欧州和美国,对于一项新上市的医疗产品,特别是医药产品,生产厂家必须证明其与市场上现有类似诊治手段相比较后,所显示出的在经济效益上的优势,才能被医疗保险机构和各医疗服务机构接受并广泛使用。因此,真实世界研究的应用也相应的更加广泛。

你是生产厂家对吗?会不会RWS?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技术革新,机器学习的发展,特别是EDC(电子病历报告)的广泛应用,大样本量观察性研究的证据强度和重要性开始发生变化,甚至在卫生政策决策中对随机对照试验进行挑战。

真实世界研究不单纯是观察性研究

所谓真实世界数据是指研究数据来自真实医疗环境,反映实际诊疗过程和真实条件下的患者健康状况。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去年拟将真实世界数据定义为除传统临床试验以外的数据。真实世界研究有时会被简单地理解为观察性研究,这种认识并不全面。

从本质上讲,研究问题决定了研究设计,研究设计决定数据获取方式和过程。尽管真实世界数据来自真实条件下的数据,这不代表真实世界研究设计局限于观察性研究。

真实世界研究的设计通常包括:实验性设计可以在真实医疗环境下引入随机、分配干预措施,具体干预措施的实施在实际医疗环境中尽量贴近临床常规执行;观察性设计是在真实医疗环境下,研究者仅具有观察和记录的权利,医疗执业者的任何操作不受干扰。

让数据“说话”

IBM的资深“大数据”专家杰夫·乔纳斯(Jeff Jonas)提出:让数据“说话”。

哥不想说话

让数据“说话”

真实世界数据来源非常广泛,既可是以特定目的开展的观察性研究数据,也可是非研究性质的数据,如多种机构(医院、医保部门、民政部门、公共卫生部门)日常监测、记录、储存的各类与健康相关的数据,既涵盖了从实际医疗过程中产生的数据(也可称为真实世界医疗大数据),也涵盖了从实际医疗过程搜集的小样本数据。

大数据作为一个重要概念目前被引入众多行业。利用大数据的继承创新过程,不同于靠抽取小样本产生的精确数据,通过因果关系的分析来回答“为什么”,但可以靠多源混杂全样本,通过相关关系来较好地回答“是什么”,通过数据发声,来帮助人们做出更加准确的决策和对未来的预测。在大数据背景下的继承创新之路,将会使人们从因果思维的束缚中得以解放,通过相关思维的世界观,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高服务质量和能力上,放在解决发展中的具体问题上,他必将大大推进社会发展的进程和速度。有了大数据,你可以的!

但是从本质上讲,虽然医疗大数据满足真实世界数据的所有特征,属于真实世界数据,但真实世界数据涵盖的范畴显然比医疗大数据更广,数据并不一定要求达到海量,也不一定强调数据的多样性。医疗大数据是真实世界数据与医学大数据的一个交集,应用医疗大数据。

真实世界证据不等于低级证据

我们处在循证实践与决策的时代,研究证据是提高临床和医疗决策效率的核心基础。真实世界研究的结果用于临床和医疗决策时被称为真实世界证据。

一部分人认为,真实世界缺少严格的方法学控制,研究结果存在较大偏倚,故完全忽略真实世界证据。实际上,这种理解是片面的,循证医学最佳研究证据不一定都来自于RCT(随机对照试验)。

经典临床试验只有单一的基于随机对照设计的干预性研究(RCT)

首先,针对不同的临床医疗具体问题,最佳研究证据可能存在差异。例如,针对糖尿病并发慢性肾病患者的10年心血管死亡率评估问题,最佳的证据来源是高质量队列研究,而不是随机对照试验。因此,最佳证据的判断首先要区分临床研究问题,针对不同研究问题,最佳证据来源可有不同。

其次,即便针对同一研究问题,研究设计不完全代表证据的强弱。以某一高血压药物治疗的疗效评价为例,设置该研究问题的核心要素通常包括:人群及其环境、干预、对照、结局及其随访等。若研究问题是评价该高血压药物能否起到降压作用,传统的临床试验是最佳证据;若研究问题关注该药物在临床上对复杂患者的实际效果,采用观察性设计或者基于实效性随机对照试验设计是更好的研究证据。

最后,回到我们的标题。

真实世界研究是基于真实医疗环境下的临床研究,不仅会在新药的研发模式和审批制度的改变上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而且在精确医学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过程中也会发挥重要的作用。

真实世界研究为各种临床问题提供了重要证据来源,可以成为循证医学的最佳证据。

综合

本文综合自健康报医生频道、医学界肿瘤频道,部分图片据网络。(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专业学术交流、分享与传播之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5A02HV2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