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自由意志是一种幻觉!机器将统领一切

近年来一些心理实验表明人类的自由意志可能是幻觉,为何这么说呢?请看哲学诗画为你列出的一些例证:

人们普遍认为,意识特别是自由意志(Free will)构成了人之所以为人,从而区别于机器的最后一道防线。其实,这个观点可能是错误的,因为首先,近年来有关意识的一系列心理学实验表明,所谓的自我其实有两个,一个称为陈述型自我,一个称为体验自我;所谓的自由意志不过是陈述型自我给自己编的一个故事或表象而已。其次,通过目前的计算技术我们完全可以构造出一个自我模拟的自指机器,它也具备两套体系,一个负责执行算法,另一个则专门负责对自我进行模拟(描述),这种机器会表现得就“像”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系统,以至于我们可以用这样的系统来定义所谓的“自我意识”。至于这种机器的意识能否达到像人类的意识那样精确和精神化,还有待进一步开发和实验,但至少我们看出了机器拥有意识的可能。

两个实验——

1,裂脑人试验

大家知道,人类的左脑和右脑是靠一种被称为胼胝体的东西相连在一起的。但是有一种病人称为“裂脑人”,他们脑袋中的那个连接装置胼胝体被切开了,但他们还可以正常的生活。于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些裂脑人成为了神经科学家们的实验对象。科学家们通过巧妙地设计试验,让我们得以看到裂脑人甚至是我们自己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在如下图所示的实验中,我们用一个中间的挡板把裂脑人左右两眼的视野完全隔离开,这样他的左眼只能看到左边的画,右眼只能看到右边的。当我们呈现左边为雪景右边为鸡爪的画面给被试的时候,这两种景象就分别映射到了右脑和左脑中(由于左脑连接的是右侧身体,右脑连接的则是左侧身体)。接下来,实验人员被要求在卡片上选择与看到的画面相关的东西(两只眼睛都能看到所有的卡片)。这个时候,裂脑人的左手(被右脑控制)选择了铲雪的铁锨;右手(被左脑控制)则选择了公鸡。

2,冰水挑战实验

前面的实验对裂脑人的左右脑进行了物理分割。而著名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相信,我们身体里本身就住着两个自我,卡尼曼把她们叫做:“陈述自我”和“体验自我”。前者专职负责讲故事,甚至在很多时候它只是讲给我们自己听;另一个则主要负责体验、执行。这两个自我经常配合在一起行动。有意思的是,我们的记忆主要是听从这个陈述自我的,而这个家伙会经常扭曲事实、编纂故事。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卡尼曼做的实验:冰水挑战。

卡尼曼让被试者将手放到很冷的冰水中一段时间。实验分两次进行,第一次进行60秒,第二次进行90秒。但在第二次试验进行到60秒的时候,实验人员会偷偷注入了一些温水,让被试者疼痛的感觉减轻一些,但是被试者并不知情。

在分别做完两次试验之后,实验人员会问被测试者:如果必须重复实验,你更希望重复哪一次的实验。出乎意料的是,有80%的被试者都选择第二种,即长达90秒的实验。

卡尼曼给出的解释是,我们的陈述自我有一种特性,即它只对整个试验过程中疼痛的最高值和最后一个时刻的疼痛值敏感,这就是所谓的“峰值-尾值定律”,并且会忽略体验所持续的时间。所以,在第二个实验中,由于最后30秒的体验没有那么的痛苦,所以被试者最终的选择听从了陈述自我的感受,认为第二个实验更好受一些,尽管它让被试者受苦的时间更长也没关系。

这个实验似乎还能够解释其它一些“痛并快乐”的现象。比如女人生小孩据说是疼痛级别最高的一种经历,但是当女人回忆生产那个瞬间的时候却总是伴随着温馨和幸福。原因就在于在生完小孩的那个时刻所体会的幸福远超过了过程中的痛苦。于是,陈述性自我选择了过滤掉那些痛苦体验,而记住了小生命出生所带给她们的幸福。

人的自由意志可能是一种幻觉?

两个实验告诉我们,每个人不仅都是人格分裂者,而且我们意识到的大多数体验都不过是陈述性自我编撰的故事。所谓的自主选择、自由意志不过是一种假象,很可能就是“陈述自我”用来哄骗自我而编纂的一个理由或借口。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点,我们一起来看下面这个实验:

这个实验由一位名叫里贝特的科学家提出,随后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在实验中,他让被试者手持一个按钮,自主选择任何一个时间按下这个按钮,然后被试者会通过盯住面前钟表上的秒针的相应位置来报告做出决策的时间。于此同时,里贝特还通过脑电装置来监测被试者大脑活动的模式(专业术语叫预备电位),并根据这些模式来预测被试者何时按下按钮。整个实验装置如下图:

前面的两个实验表明,我们的心智分成了负责体验、决策的自我和负责陈述的自我两部分。那么这个实验中做出按电钮动作的自我就是体验自我做出的,而负责报告按电钮时间的自我就是陈述自我。科学家通过大脑电信号活动模式所做出的提前几秒钟的预测表明,我们实际上在自认为有意识地做出按电钮这个动作之前就已经由体验自我和身体把决策做出了。我们的意识,或陈述自我并没有起到任何主导性作用,它只是被动地将这个按钮动作进行了重新解释,从而报告出了时间。

这个实验最大的争议点在于:它从某种程度上否定了“自由意志”的存在性。也就是说,我们并不像我们通常认为的那样可以由自我意识来决定、控制做出按电钮的动作。

自我意识和自由意志——

在这里,我们需要澄清一下“意识”、“自我意识”以及“自由意志”之间的区别和联系。

首先,“意识”是指一种觉知或感受事物的能力,是指我们的心智能够对外界事物以及心理过程进行感觉的能力。“自我意识”则是说这种意识能力不仅能够觉知外在事物,还能够觉知这个觉知能力,即意识本身。所以哲学诗画认为自我觉知能更好地表达意识的这种能力。而“自由意志”则是强调意识对客观事物的反作用特性,也就是意识可以凭借自己的意愿来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

上面的实验告诉我们,我们人类可能并没有自由意志,至少我们的意识并不参与决策过程。因为,真正的决策早在我们意识到之前几秒的时间就已经被体验自我提前做出了。

通过以上三个实验,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我们每个人体内都存在着两个自我,一个负责体验和执行,一个负责表述或陈述;

2,那个陈述性的自我会通过虚构故事来“欺骗”我们自己;

3,我们习以为常的自由意志很可能,是这个陈述自我编造的一个故事或假象。

在以上三个结论的基础上,加上对人类意识的解读和分析,我们完全可以制造出相关的机器和人工智能设备。

在实现机器世界的可能之前,我们要感谢伟大的图灵先生,因为图灵发明了图灵机,而正是这种通用图灵机的存在保证了我们可以通过现有的计算机来实现这种内嵌的虚拟世界,而且这种内嵌的虚拟层可以无限地延伸下去。也就是,我们可以在虚拟机上再安装虚拟机,以及虚拟机上的虚拟机……这样无限的延展下去。

通过对人类意识的解读,我们完全可以制造出具有自我觉知能力的机器人或人工智能设备。我们只需要将自模拟程序中的正在模拟自身的虚拟机理解成前文所说的陈述自我,而将整个机器的其它部件都看作是体验自我和身体,那么这种自模拟程序就跟前文说到的人类的自我系统没有什么两样。

具体的对应关系如下:

有了这些,那些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和智能硬件工程师就可以联合起来,一起为人类的未来设计一种堪比人类的带有自我意识甄别的人工智能机器了,这是我们科学的进步,更是我们人类自身的又一伟大创举。如果此项技术能在2050年发明并普及,那征服外太空和外星人的步伐将会大大提前。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27G0G7SI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