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互联网”环境下的语文教学

一、当“互联网+”向“AI“时代转化。

关于“人工智能”,全球各大互联网巨头早已施行战略布局,当阿尔法狗打败人类顶尖棋手,再到世界顶尖机器人大赛,连一个门都打不开的“人工机器人”,关于其如何“智能”,“智能”到何时会“替代”人类,现时争论不休。其实,依托“互联网”的大环境,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在“教学”领域,特别是“综合性”极强的语文教学,我们能借鉴些什么呢?

看过一些资料,大致了解了人工智能是靠“算法”来进行“判断”和“思考”的。“算法”,是指解题方案的准确而完整的描述,是一系列解决问题的清晰指令。这个指令是赋予机器的,所以,人工智能“思考”问题的时候,有着十分清晰的界限。比如“阿尔法狗”只会下围棋,活动范围限制在 19×19 的棋盘上,黑白两方轮流下子,界限、规则都非常清晰。如果变成一个开放的没有界限的问题,或者变成29×29 的棋盘,或者变成黑白红三方下棋,那它就不太可能战胜人类棋手,即清晰可控的边界是“人工智能”有“智能”的前提。

由此看来,基于“综合性”“基础性”“工具性”“人文性”于一体的语文学科,在平日的教与学中,很多时候,正由于不清晰的“界限”,在一节课中,什么都备,什么都教,导致“知识”含量多而杂,当然,教师的初衷是好的,希望在一节课上给学生更多,如一篇文言文,一节课上,实词、虚词、词类活用、特殊句式、文学文化常识、作者生平等无一不教,但实际看来,什么都教等于什么都没教,一节课的内容界限不明晰,学生的笔记如“天书”一般,大汗淋漓后,学生能记住的寥寥可数,老师的功夫也白下。

当然,制定清晰且明确、可操作的教学目标看似老生常谈,我们并不是说只把“实词”“虚词”等知识点拆解开就万事大吉了,实际上,我们往常设计的目标,也已经固化,一届又一届,学生依然雾水满头,老师依然踽踽独行。

就像“阿尔法狗”,人类传输给它的是天下能找到的精妙棋谱,“技”的算法是其制胜的要诀,而我们平日教给学生的,却是一套或两套棋谱,学生能获得的,似乎只有“量”的积累,而清晰且实用的“技”依然是弱项。依然以一节文言文课为例,重点“实词“”虚词“是最终的教学目标吗?肯定不是,我们要做的是,为什么老师能用很快的时间识别“实词”“虚词”的含义,为什么老师不看答案也可以把题目做对,为什么文言文有“实词”和“虚词”等知识点的分解……而这些,是我们应该交给学生的“技”,而不是一篇篇长篇累牍的翻译,语文学科,最后还是要考虑基于“理解”的教学,这个“理解”,是需要科学且精准的设计。

可见,设计边界清晰的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有极高的“性价比”。

二、“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是亚里士多德首先提出的,即在每一系统的探索中,存在第一原理,是一个最基本的命题或假设,不能被省略或删除,也不能被违反。此理论在“互联网”环境中,被广泛应用,在创设每一个程序时,都有一个或几个最基本的“命题”和“程序”作为前提,不可被删改和更替。

举个例子,我们在玩“开心消消乐”时,爱思考的人会消一步看两步,甚至看三步,达到消除的“最大化”,最终得分。而如果是“人工智能”来玩的话,它只看一步,也就是说只计算最近的这一步能消除多少,到第二步时只计算第二步,以此类推,它不会考虑未来,一步一步的成功,就是我们常说的“一步一个脚印”,最后达到“全胜”的结果。当然,因为这个游戏每一步都需要快速连线、消除,人是需要思考时间的,计算机则快的多,这也是人类没有的优势。

换算到语文教学中,每次课程我们预设的目标太多,时间和能力都达不到步步完美,教学效果可想而知,那么基于此问题,我们就应“珍惜”每一步,将“第一性原理”还原到具体的教学中,如杜甫的《春夜喜雨》,我们教“春天”、教“雨”、教“忧民“的喜悦,我们教“杜甫”、教“时代”、教“诗圣”的情怀,不如先教“古代诗歌”的基本结构、“古代诗歌”的表情方式、“古代诗歌”的基本写作方法,而这几方面,就是诗歌的“第一性”,这些基本技能的“伞盖”张开后,学生便可以在其中“长袖起舞”。

上面的思考很粗浅,需要在具体教学操作中实践、反思、再加工,但我想,“互联网”早已不仅是个平台,也不仅只是一个“手段”,而是一个“语境”,这个语境,注定让语文教学焕发出新的光彩,两者之间,是相互促进的。我也坚信,不管科技如何发达,网络如何智能,基于“情感传达”的语文教学,不会轻易被冰冷的“机器”所取代,毕竟,“AI”只是“智能”,而没有“意识”。

时代在进步,我们也应该“好好学习”。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G0DV2H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