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杨

LV1
发表了文章

在 k8s 中使用 Kubevirt 运行管理 Windows 10 操作系统

既然闲置资源那么多,那我何不想办法利用一下。怎么用,用来干什么又是一个问题,想到我手中只有 MacBook,缺少 Windows 操作系统,那就先想办法用 Ku...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如何在五分钟内装好 WireGuard?!

WireGuard 的安装和使用条件非常苛刻,对内核版本要求极高,不仅如此,在不同的系统中,内核,内核源码包,内核头文件必须存在且这三者版本要一致。所以一般不建...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天天叨叨云原生,你知道云原生是啥么?

早期人们对于互联网的依赖还不是很强烈,数字体验这个词还没有诞生,大家对于数字体验还不是那么敏感,应用程序是否总是可用也没有那么重要。对于互联网产品来说,用户量少...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我的 Docker 卡死了,怎么办?在线等

最近升级了一版 kubelet,修复因 kubelet 删除 Pod 慢导致平台删除集群超时的问题。在灰度 redis 隔离集群的时候,发现升级 kubelet...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Linux 高级路由与流量控制手册(2012)》第九章

本文内容来自 Linux Advanced Routing & Traffic Control HOWTO[1] (2012) , 这是一份在线文档(小书),直...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Linux Capabilities 与容器的水乳交融

Linux capabilities 非常晦涩难懂,为此我专门写了两篇文章来解释其?基本原理和?设置方法。本文将会继续研究 Linux capabilities...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sealos+rook 部署 kubeSphere+TiDB

最近 CNCF 宣布 rook 毕业,kubeSphere 正好也发布了 3.0.0 版本,由于 rancher 开源的 longhorn 还处于孵化阶段,不太...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K8S 中的 CPUThrottlingHigh 到底是个什么鬼?

这个告警信息说明 kube-proxy 容器被 throttling 了,然而查看该容器的资源使用历史信息,发现该容器以及容器所在的节点的 CPU 资源使用率都...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高可用 Prometheus 的常见问题

监控系统的历史悠久,是一个很成熟的方向,而 Prometheus 作为新生代的开源监控系统,慢慢成为了云原生体系的事实标准,也证明了其设计很受欢迎。本文主要分享...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真是活久见,在 Minecraft 的虚拟游戏里竟然还能管理 Kubernetes!

微软 2015 年收购 Minecraft 之后不久开源了一个项目叫 Dockercraft[1],这个项目当时看起来非常有趣,通过 Dockercraft[2...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重新夺回对 /etc/resolv.conf 的控制权

随着 Linux 的不断发展壮大,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 DNS 自动管理程序,它们都想要直接获得 /etc/resolv.conf 的控制权,有些人欣然接受,有些...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Kubernetes 使用 ceph-csi 消费 RBD 作为持久化存储

本文详细介绍了如何在 Kubernetes 集群中部署 ceph-csi(v3.1.0),并使用 RBD 作为持久化存储。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啥?Grafana 还能为日志添加告警?

做过运维的同学都知道,服务的可观测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能够让我们掌控线上服务运行时的状态。一个好的监控系统,其价值在于一旦出现故障能够让我们运维的同学能够快...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深入理解 Cilium 的 eBPF 收发包路径

本文翻译自 2019 年 DigitalOcean 的工程师 Nate Sweet 在 KubeCon 的一篇分享: Understanding (and Tr...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重磅!GitHub 推出容器镜像仓库服务!

微软收购了 GitHub 之后,并没有破坏 GitHub 的中立性,而是不断给开发者带来惊喜,从 GitHub Actions,到 GitHub Package...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Thanos 与 VictoriaMetrics,谁才是打造大型 Prometheus 监控系统的王者?

Thanos[1] 和 VictoriaMetrics[2] 都是用来作为 Prometheus 长期存储的成熟方案,其中 VictoriaMetrics 也开...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Awesome Kubernetes 系列:第一期

Kuberhealthy 是对 Prometheus 的一种补充监控方案,通过 Operator 来控制状态,你可以对 Kubernetes 的资源进行聚合监控...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知道吗?容器镜像也可以延迟拉取!

在容器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拉取镜像是最耗时的步骤之一。Harter 等人的研究[1]表明: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Kubernetes 的新武器:层级命名空间

在单个 Kubernetes 集群上安全托管大量用户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其中最大的麻烦就是不同的组织以不同的方式使用 Kubernetes,很难找到一种租户模...

米开朗基杨
发表了文章

我就感觉到快 —— zsh 和 oh my zsh 冷启动速度优化

不论是在 WSL、Linux 还是 macOS 上,强大的 zsh 一直是我的不二法宝,而 oh my zsh 自然成了最趁手的瑞士军刀,我自己还编写了数个 o...

米开朗基杨

个人简介

个人成就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